河南省首批示范性高中 ·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夹·衡中资源库 ·高考试题精华库
 
 
 
 
  教育科研





 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教育科研 > 书香校园 > 正文
记忆的尘土是不平静的悲伤———读《一个人回来》有感

没有特定的时间,也没有固定的地点,偶然翻起《一个人回来》,思绪便随之飘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跟着刘亮程在日落时分,走进他的村庄,他的牲畜,他的风中的故事。《一个人回来》中写他回到故里,却发现村子变了模样,旧时的痕迹,已然只剩下几分,相识过的人早已放下了锄头,人去楼空,断壁残垣铺满厚厚的尘土……他梦见自己深夜里在村子顶上飞,村里的人也都在上面飞着,就连村子里的房子也有自己的梦,在人们酣睡时候,抛下人飞向人多不知道的远方。有的人醒来惊愕,眼前竟是一片光秃秃的荒野。

     如今,刘亮程自己一个人再回到这片故土,也像那梦中乍醒的人,见眼前只是一片荒芜。

     “许多年前我握住过这里的缕缕阳光。我知道每天的太阳,从哪几棵白杨树梢间升起,又从哪一棵槐树旁落下去。空气中的黄黄的满是尘土。”拉回我的思绪,仿佛又置身于老院子里,那棵古老枣树下斑驳的阳光里,青脆的枣子穿透心房,细细的阳光抓握着我光光的肩膀。然而过往早被遗落在身后,回首重拾起依然那么亲切。

     刘亮程的梦让他难以逃离故里的印记,却不知过往的印记有一天也终会背叛自己。当往昔生命的眷恋、生命的证据匿失,背叛逃离者也终陷入不可把握的生命之程——一个人回来时,眼前只剩慢慢的尘土,而自己不过是其中正落下的一颗,但对过往的追念和怅然却似黄土墩一般沉重。

     听着刘亮程的故事,我好像也听见了自己心里落下的尘埃,曾经的某种质朴的追求、某种动心忍性的感动似乎也随风化为尘土,在这一刻齐齐落下……我虽不曾回首,但茫然远行,路上怎么也抹不去厚厚的印记。

狗一老,再无人谋它脱毛的皮,更无人敢问津它多病的肉体,这时的狗很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,世界已拿它没有办法,只好撒手,交给时间和命。”“许多事情都一样,开始干的人很多,到了最后,便成了某一个人的。”“所谓永恒,就是消磨一件事物的时间完了,但这件事物还在。 时间再没有时间。在这些原生纯朴的文字里,你可以读到一种特别的寂寞。文字吸引人的地方不仅仅在于他那原生态到近乎飘渺的描写风格,还在于它所透露出的对大自然深邃的思考和深刻的领悟。在他眼中,一头牛、一只狗、一朵花、一潭水、一只破铁桶,倾注了他所有的所有,村庄就是他的城堡,他的天下。

在如今这样一个工业和城市文明高度发达的时代里,作者依然固执地把乡村作为他灵魂和文笔的栖息之地。作者笔下的村庄,似乎赋予了生命,我想,身临其境也不过如此吧。他文字叙述所带来的美感甚至远远超越了村庄本身。作者在构建着一个作为世外桃源的乡村。书中他竭力营建的黄沙梁村并非纯净无瑕的完美乐土,但是其纯朴自然的美却令人心惊。在那里人与其他生物有着奇特的、近乎平等的和谐,每个生命都有机会在阳光里自由地挥洒,即使它们之间照样要有旷日持久的争夺,有对这个贫瘠世界不满足的索求。作者笔下人与人、人与自然的关系都是略显原始的干净简单,他并不讳言村庄生活中的阴暗与欲望,然而他的文字却让人依然有能力怀抱对温暖的信仰。

    刘亮程在静静讲着他村庄里风中的故事,那平静的文字里流淌的是不平静的悲伤。(赵英华)

分享到:
发布:zhouchunli 更新时间:2012-6-11 16:02:33 浏览次数:4191 次